景德镇治高度近视,景德镇治高度近视眼,景德镇治近视要多少钱

2017-12-18 22:48:16
2017-12-18 22:48:16
0人评论

景德镇治高度近视,

  齐远平

  春节前,高中同学聚会,我回到了故乡兵团十二师的222团。车刚驶入团部,一幢气派的粉红色大楼便远远映入眼帘。老同学介绍说,这是十年前投资2200多万元修建的团子校教学大楼,建筑面积17300多平方米。不知怎的,看着这幢壮观的教学大楼,我忽然想起童年时代在低矮的窑洞中上学使用过的水泥台子、木头板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222团8连上小学时,二三十个学生挤在一间窑洞式的教室里上课。由于窗户小,教室里光线很暗,到了冬天为了保暖,窗户又用土坯垒起来一半,光线更暗了。遇到阴天,老师常常要点上煤油灯放在讲台上,我们才能看清黑板上的字。一开始,我们上学坐的凳子都是自己从家里搬来的,使用的桌子是连队的泥瓦匠用砖头和水泥掺了沙子砌成的水泥台子。为了坚固耐用,每个水泥台子的一端紧靠着墙,可以坐四五个同学。因为桌面窄,书包又要放在上面,写作业时同学之间常常为争水泥台子的“地盘”而发生口角,台面上画满了花花绿绿的“三八线”。老师的讲台也是水泥台子,只是比我们的水泥台子高些而已。

  夏天天热时,趴在水泥台子上面挺舒服的,可是,到了冬天,水泥台子就像冰一样凉。家长们天天担心我们嫩胳膊嫩腿的,在水泥台子上冻出关节炎来,所以给我们穿得很厚。那时我们好动,胳膊肘和膝盖天天在水泥台子上蹭,新衣服总是穿不了多久就磨烂了,每个同学的胳膊肘和膝盖处都会打上补丁。时间长了,我的母亲干脆用从河南老家寄来的粗布给我做了袖套戴在胳膊上。很长一段时间,我竟成了同学们羡慕的对象,因为班里只有我和班主任老师戴了袖套。

  后来,水泥台子换成了木头板子,家长们不再担心我们会得关节炎了,也不再为三天两头给我们衣服的胳膊肘和膝盖处打补丁而犯愁了。当我们听说水泥台子要换成木头板子时,也很是欢欣鼓舞了一阵子。可是,在学校动员拆水泥台子那天,我们竟然又不忍心把光滑的水泥台子砸碎。有几个多愁善感的女生,看着朝夕相处的水泥台子被砸碎,竟然流起了眼泪。还有几个男生把工人们扔出去的水泥块又悄悄搬回教室,放在自己的座位上当板凳。

  木头板子做课桌比水泥台子有了进步。虽然用两三块板子拼在一起仅有两米来长,三十公分宽,那没有刷油漆的木头板子仍然是放在两个水泥墩子上,但已使我们欣喜不已,因为它可以随时搬动。下课同学们在教室里闹着玩时,经常把木头板子挤掉在地上,被老师批评。每天下午,因做值日走得晚的同学,经常因为偷偷换来别处表面比较光滑的板子而写检查挨批评,为此,我们都悄悄把木头板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有同学迟到受了批评,也学课文《三味书屋》中鲁迅小时候,在板子上用小刀刻一个花骨朵一样的“早”字,提醒自己上学要早到。木头板子一直伴随着我们上完了初中。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到团部上高中时,才用上了下面带有抽屉的课桌,尽管那时的课桌远没有现在学生们的课桌高级漂亮,但比水泥台子、木头板子不知要好多少倍。因此,我们都格外地爱护和珍惜。

  岁月如梭,想起与水泥台子、木头板子相处的日子,恍惚还是昨天。经历过这段艰苦岁月的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节俭、勤劳。

  现在,222团学校的硬件设施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带有抽屉的学生课桌换了一批又一批,一批比一批高级,不仅带有抽屉,还单人单桌,桌椅还可以根据学生个子的高矮升降。我们那时使用过的水泥台子、木头板子已经成为留在我们这代人脑子里抹不去的记忆。但是,我总觉得在多媒体等现代化教学手段已经普及的今天,很有必要经常给现在的孩子们讲一讲团场学校曾经使用过的水泥台子、木头板子,讲一讲团场从几间简陋的教室到气派的教学大楼的发展史。这不仅是忆苦思甜,更重要的是在历史变迁中,重温酸涩的记忆,从而振奋我们创造更美好明天的精神。